追蹤
南瀛田野Lan調
關於部落格
奔走南瀛,阿 Lan 田野調查悲喜紀實
  • 3877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耆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西元1945年,是日本統治時代與終戰後時代的界線,
畫開了兩個迥異的行政體制,儼然成了最清晰的斷代方法。
 
每當出田調,訪談到日本時代的戲院或市場,如獲至寶的驚喜油然而生,
 
於是,改朝換代的見證者---耆老,絕對是關鍵人物,只是,耆老應該多老?


試算:今年
2008 – 1945 = 63 
現年63歲,在西元1945年時僅是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嬰孩,
 
換句話說,至少要七十歲以上的老人家,方能對日本時代的事略知一二。


所以,出田調時我最愛問:「你今年幾歲?」
 
眼前頭髮花白、皺紋肆意的老人家對我而言,
 
60
歲,太年輕了!勉強能拼湊出往昔事實的風貌,模模糊糊,朦朦朧朧。
70歲,勇健、硬朗、思緒清晰,略顯年輕,已能有問必答。
 
80歲,能說古,能道今,絕佳的一手資料就此源源湧現,真是美妙。
 
90歲,簡直是中樂透的幸運,難得一遇!
 
           潛在的風險是,記憶力昏褪曖昧的疑慮,
           不安的賭注是,語焉不詳反反覆覆的困惑,
 
           總之凡是能說、能聽、能記得,我都心存感激的耐性對談!
 


至於
100歲的「人瑞」,可遇不可求!
 
曾經,在學甲奠濟宮的廟口,巧遇一群歐吉桑天南地北的閒聊,
 
其中,百歲老先生記得學甲有牛墟,卻忘了位置。哎呀!有點扼腕耶!
 


走訪柳營小腳腿的戲院,因為所遇到的老人家都不夠老,
 
幾乎要投降了!幾乎要放棄了!根本問不出所以然。
 
索性硬著頭皮電訪村長,熱心的村長阿莎力的邀約我到村子。
 
那天是細雨紛飛的仲冬早上,一屋子幾乎80歲起跳的老者,
 
圍坐著泡茶,一邊哈拉,一邊等我。
 
如果Pub規定星期五穿比基尼的美女才能入內,
 
那麼,進到這屋子的規定是:未滿80歲不得進入!(我和村長除外
)


要聊戲院,
10來個老人家興致可高昂了!
從歌仔戲,到布袋戲,再到新劇,竟能記得當年轟動一時的戲碼,
 
眉飛色舞的爭相告訴我,龍鳳珠怎麼扶養夫婿長大成人。
 
那個有趣的歌仔戲故事是這麼說著:
 

丑角朝工來(台語)是天神下凡,幫忙做媒,一個婦人有個出生了「二十冬」的女兒,另一個婦人有個出生了「二十工」的兒子,朝工來錯聽「冬」與「工」,因為「年」台語音「冬」,意即女兒已出生二十年;「天」台語音「工」,意即兒子剛出生二十天,媒妁之言陰錯陽差將二家結為親家,朝工來就回天庭當神仙了。古時候非常重信諾,一旦約定就得遵守,於是二十歲的龍鳳珠就要撫養才出生二十天的丈夫阿輝,不但要搖尪(照顧搖籃中的丈夫),小丈夫太調皮搗蛋,龍鳳珠還要很兇的動棍子教訓,這般含莘茹苦,直到丈夫長大成人才完婚。

 
老人家年過
80,陳年往事依然能巨細靡遺,偶爾會岔開話題,
 
罵一下政治,念一下兒孫,問一下我從哪裡來?
和樂戲院的故事昭然若揭,露天戲院的真相一一浮現,
 
輕輕鬆鬆的,老人家們已經安慰救贖了我。
 


朋友笑稱我是歐吉桑殺手,往往能逗得老先生眉開眼笑。
 
歐巴桑也對我「愛不釋手」,巴著我不肯放人,身家調查的盤問,
 
一面之緣就要推薦她們的兒子,窘得我無言以對。
 
或許,我那不輪轉的台語,百分之百誠懇的傻笑容,
 
縮短了年齡的距離,忘年之契自然而然的萌生了呀!!
 


其實,台南縣山顛海邊的鄉壤間,舉目幾乎是老人家,
 
「家有一老,如有一寶」,他們是歷史的見證者,也是轉述者,
 
引領著我通過時光的隧道,穿越歲月的洪流,為這塊土地留下許多故事。
儘管面對老人家的凋零,是多麼束手無策, 
這是一場與時間的賽跑,輸贏之間多麼慶幸眼前的耆老,
 


能娓娓道來,是精采也是燦爛;
 
能信手拈來,是往事也是曾經。

 
我喜歡老人家!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