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南瀛田野Lan調
關於部落格
奔走南瀛,阿 Lan 田野調查悲喜紀實
  • 3877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阿兵哥的戲院

今天無需田調,僅僅是替代司機的角色,驅車到白河接老么回家。
內角軍營出入口,小黃大排長龍的卡位竄動,
休假的阿兵哥
-----卸下武裝的年輕男孩,
蜂擁而出,甚是熱鬧!這是星期五的傍晚。
 

對我而言,小女子與軍旅營區可以說絲毫沾不上邊,
然而田調到白河內角如此軍事要地頻率逐年攀升,
盡情放任熟悉感無聲無息漫開。
難怪老么投筆從戎,
落腳白河的分發結果,根本引不起一點點不安的擔憂。
 

早在辟邪物研究,就蒙著密不通風的口罩,罩著拒絕紫外線的袖套,
 
騎著125機車到此拍照,記得那次車胎爆出狀況,有驚無險。
友情客串同學的地基主研究,再次造訪! 
勿庸置疑的,感觸最強烈的還是因為戲院! 

話說前輩黃文博校長提點白河步兵崗西福利有戲院,我轉述讓
Tiger知道, 
儘管百般懷疑,結論是莫遲疑,擇個黃道吉日跑一趟白河吧! 
8月酷暑,先在山區迂迴繞行,迷路又迷路,
日正當中時莫名奇妙的闖進步兵崗。 又是一番懷疑!
哪裡有戲院?重溫當初尋覓之行,我曾這麼寫著:
 

行車路經羊腸小道,置身荒僻人煙罕至的山區,一進善緯橋,還令人恍然是否到了西福利,放眼枉然人去樓空,要尋覓戲院何在?殘存廢墟,藤蔓放肆侵略著,隱約間還能辨識出售票口。曾幾何時,滿室陽剛氣息,迷彩陸軍軍服下的輕鬆神情,在這山間小庄揮灑,相信阿兵們的回憶因而烙下深深印記,那段屬於服役時光的年少輕狂。 



 是啊!步兵崗的西福利商店街紛紛歇業,戲院是盡頭的廢墟。
Tiger
Lion父子和當地婦人聊著阿兵哥的戲院, 
我則抓著相機,自然而然舉步走向商店街的那一端。 

「等一下,別過去!」婦人出其不意大聲嚇止。
「我只是拍張照片,沒惡意啦!」解釋相機的功能,向來誠懇。 
「昨天街尾有個老人家往生,妳別過去,不太乾淨喔!」 

雙腳瞬間定格,毛骨頓時悚然,擇日不如撞日,偏偏這麼巧?
 
西福利這麼遙遠,這麼偏僻,放棄了再來一趟恐怕難了。 
過去與不去,實在不難下決定,當然要過去。 
緩緩的飄移腳步,還是不免要自我打氣一下:勇敢一點! 

「小姐,妳真的要過去喔?」婦人眼尖,又出聲制止。
 
「沒關係啦!我只是拍張照片啦!」

解釋相機的功能,還是誠懇,當下多了妥協的毅然決然。 
堅定信念跨出步子,心坎默念:
阿彌佗佛,阿彌佗佛,沒有惡意啊!請一路好走啊! 
戰戰競競的走到戲院門前,傾圮中還能辨出售票口, 
珍貴的畫面順利捕捉,真是慶幸我的抉擇。 



轉身要走回步兵崗西福利的入口,渾身毛毛,心坎再默念: 
阿彌佗佛,阿彌佗佛,沒有惡意啊!請一路好走啊!

完成步兵崗的戲院田調,離開了荒遠的山區,
 
突然間,我的頭彷彿千軍萬馬之勢劇痛, 
糟糕!沖煞到了嗎?真的沾惹到穢氣嗎?很倒楣耶,何必為難我呢? 
但是,我不敢做聲,強忍著,因為還得跑另一個阿兵哥的戲院。 
來到內角的中正堂,正午驕陽惹來汗水淋漓,揮也揮不退蚊子大軍。
我在戲院誌這麼寫著:
 
 

現今清虛昏暗的中正堂裡,透進幾絲日光,埋伏著惡毒的小黑蚊,是精銳的部隊,勇猛的攻擊,是筆者在軍營戲院所承受的無情砲彈火力。

頭痛欲裂,膚癢難耐,眼前大剌剌的兩行標語, 
「以國家興亡為己任,置個人死生於度外」 
簡直想吐!不是因為句義滿懷忠勇氣魄,而是全身上下超不舒服, 
硬撐著不昏倒已是萬幸,國仇家恨待會再說好不好? 

從中正堂走出來,終於可以休息了吧!
 
閒下來就有時間想到包包的清涼口香糖airway,塞二顆醒腦一下, 
也有了空檔時間灌水解渴,說也奇怪,突然不頭痛了! 
事後,Tiger解讀我一定太餓血糖太低,又太渴太熱了。 

中暑與飢餓,確實真是田調過程必須克服的阻力啊!
 
此次步兵崗的驚魂記,耳提面命自己爾後出田調別逞強, 
應該餓了要吃,渴了要喝,熱了要躲太陽! 
更重要的是別自己嚇唬自己,哈.....哈.....哈......

 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