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南瀛田野Lan調
關於部落格
奔走南瀛,阿 Lan 田野調查悲喜紀實
  • 3874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一個人在南瀛旅行



初識的朋友,分享他在3月份單人單車的環島旅行。
第一天,就從南投騎著腳踏車飆到台南,衝勁力十足!
接下來,佳樂水翻車受傷,東澳咬牙硬撐,蘇花公路與砂石卡車搏鬥…..
好像是另外一部《練習曲》的電影情節,理所當然的精采。

話鋒轉,他說一個人出去旅行最好,不必牽絆不必妥協,
如果結伴,那麼朋友就侷限身邊同伴,難以結交新朋友,
如果一個人,那麼朋友就是偶遇的每一個過客。
有同伴的旅行,途中的喜怒哀樂,本能反應在同行的朋友,
相對的,必須顧忌著身邊朋友的喜怒哀樂,負擔與風險是累加的。

一時之間想反駁了他的旅行哲學,突然想起自己,
每一次我一個人田調,何嘗不是一個人旅行?
原來早就習慣一個人旅行,在南瀛的寸寸土地上。
「在家靠兄弟,出門靠朋友」,一個人就四海之內皆朋友囉!
問路帶路是家常便飯的,接受陌生人出手援助也司空見慣,
相信是緣分讓我能認識這些朋友,只有一個人方能獨嚐如是人生滋味。

有時後我真的將田調幻想成旅行,儘管行囊簡單到相機和筆記本,
大部分的田調時間,是形單的,影隻的,自己一個人上路,
想走就走,想停就停,走走停停全憑自己意念,
一個人開車,一個人吃飯,一個人拍照,一個人面對陌生人……
因為擁有清清楚楚的目的地,無懼無畏,樂在其中。

直到夜市田調,莫名的被孤單圍繞,寂寞躡手躡腳悄悄的侵襲。
有一夜,神勇的跑了5個夜市,堅強的孤軍信念徹底瓦解。
新營市85C咖啡提神,也醞釀了尿意。
訪過六甲夜市,再夜奔北門三寮灣時,腹間陣陣壓力傳來,
當下明白廁所是首要目標,停好車,急忙循著指標卻是一片漆黑,
再如何大膽,我實在無法一個人摸黑進廁所,只好憋著。
進到東隆宮問廟公,廟邊的廁所怎麼了?他說:燈壞了!
罷了,繼續隱忍!就「不疾不徐」的訪談廟公關於東隆宮夜市的始末,
時間過了20分鐘,訪談告一段落該告辭了,老先生開口了!

「小姐,沒有電燈妳不敢去廁所,我叫廟口的小孩帶妳去。」
「真的嗎?謝謝!」謝天謝地,謝神明,謝廟公,他竟然還記得。
「阿忠啊……,來,妳帶小姐去廁所。」

馬上,一個在廟埕遊蕩的胖胖的小男生,衝進廟裡,就像承蒙聖旨,
領著我走出廟,那時他的同伴也來了,共襄盛舉要陪我上廁所。
兩個小男生像是貼身隨扈保鏢,一左一右陪我走過烏漆抹黑的走道,
所幸廁所裡的燈還靈光,我一邊如廁一邊交代小男生別拋棄我啊!
如釋重負了,發揮一下我善於和小孩子打交道的親和。

「謝謝你們!沒有跑掉。」我真的怕他們一溜煙棄我而去。
「喔!這麼黑,我也不敢來!」胖胖小男生誇張的語調,很逗!
「你們念三慈國小喔!幾年級?我也在小學耶。」
「我們三年級。妳還沒畢業喔?」不會吧!這孩子以為我還在唸小學?

這就是一個人旅行時,溫馨有趣的遭遇!沁出些不太甘願承認的唏噓。
東隆宮極簡的夜市中,感動陌生人伸出善意的援助,感觸一個人孤行寂寥,
如果身邊存在熟悉的安全感,我就能依賴,就能無後顧之憂。
那晚,一個人奔馳在17號濱海公路,夜格外的深沉。

有幾次田調有好友相伴,他們自得其樂的視之為走走、看看、吃吃喝喝, 
就像出門旅行啊!那麼一個人的旅行哲學彷彿就成立了。 
因為我一進到田調訪談,就奮不顧身---奮鬥到不得顧及身邊的朋友, 
一路上心理負擔著她們會不會無聊?會不會乏味?確實曾心有所忌。 
一個人不就可以瀟灑多了嗎?何必讓朋友纏身自找麻煩? 
才怪,絲毫都不麻煩,應該是我麻煩她們了才對呀! 
可是從沒有人會計較誰麻煩誰,那絕對是朋友情意相伴的熱鬧旅程。 

新朋友的旅行哲學若是若非,些許認同,些許反對,我想…
旅行,不必遠,南瀛盡是好山好水好人文,
旅行,一個人也可以,一群志同道合更幸福!
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